80年代司機地位

布哥談汽車 2022-04-24 08:26:31 25 司機 地位 年代

題主問——六七十年代,想當一個汽車司機難不難?

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——在那個年代,要想成爲一名汽車司機可以說是難于上青天!

上世紀的六七十年代,交通設施落後、汽車保有量極少。


當時的社會車輛只有叁種:

一、黨政機關及大企業的領導用車。這種車有著極其嚴格:的等級劃分,省級以上是紅旗轎車;地級以上是蘇聯産的伏爾加轎車;而縣級則是以北京吉普爲主要用車;


二、承載公共交通重任的公共汽車、長途班車和大型企業的通勤客車;

叁、企業單位裝載貨物的大型貨車。說是大貨車,最大也就是長春一汽生産的解放牌貨車,載重量僅有4噸;還有就是南京汽車制造廠生産的仿蘇聯嗄斯車了,這種車的載重量僅有2.5噸。其余就是有些省份生産的各種雜牌車了,而且最大載重量也就是二噸半!

那個年代的汽車可真是稀有物種,一般縣政府小車班頂多叁到四台北京吉普作爲機動。從縣委書記到縣長,都沒有專用車輛。縣裏各單位包括各人民公社,都沒有小車。要去縣裏公幹,只能乘坐各種型號的拖拉機代步。這就理所當然讓駕駛汽車的司機水漲船高成爲各地方、各單位的“熊貓”級人物了。


可以這麽說,在那個領導與群衆平等的年代。討好、巴結領導的人少有,可挖空心思與司機搞好關系的人卻比比皆是!無論是誰,只要說到自己有個司機朋友沒有那個不是自豪感爆棚!

那個年代汽車司機的從業門檻比進機關當幹部還高,需單位挑選推薦後參加由地方交通局舉辦的駕駛員培訓。培訓期爲半年,培訓結束後參加車輛監理站統一組織的理論考試、路考和樁考合格後發給實習駕駛證。

取得實習駕駛證的人員被稱爲實習司機,在單位上還得拜師學藝。跟著師父跑車有半年的、有一年的,師父認爲你可以出師了,單位才會分配汽車給你讓你放單。如果單位沒有多余的汽車分配,那你還得繼續跟著師父當助手。

我是1973年參加汽車培訓的,第一次參加路考時因爲緊張倒車掉頭時掉坑裏了。後來經過補考,才勉強過關。拿到實習證後,高興的我花了十幾元錢請同事們美美的吃了一餐!

1976年我工作調動去了汽車較多的撫州專區建工局車隊。

可我還是高興的太早了,因爲我不認識車隊任何人,對于我這個走後門進來的准司機居然沒有一個師父肯帶我。無奈,只能暫時下到單位的汽修車間學習汽車修理。沒想到,這一學就是叁年。

到了1978年我們車隊隊長看到實在沒人願意帶我,大發善心,讓我上了他的車成爲他的關門徙弟,正式開始了一個汽車司機的學徙生活。


正所謂患難見知己,就因爲我師父圓了我成爲一名汽車司機的夢。從那以後我便將他視如長輩,每逢年節我都要上師父家中送節、拜年!即使我後來調過若幹個單位,那怕是轉行到省城從事新聞工作後,幾十年間每逢年節我還是會風雨無阻出現在師父家中!

跟著師父學了整整半年後,我終于如願成爲一名正式的駕駛員!

我接到手的第一部汽車是江西生産的井岡山牌卡車,載重二噸半而且是從其他師父手中替換下來的老破舊車。


盡管如比,心中還是美滋滋的喜不自勝!聽到人家稱我“師傅”,那心中就如泡在蜜罐裏一樣。

第一次單獨出車讓我終身難忘——

那是車隊派我去宜黃縣的大山裏拉毛竹,車子行駛在崎岖不平而且狹窄的山區公路上腳下居然忘了收油門,口中還不停地啍唱著“我們走在大路上……

快到黃陂時突然眼前出現一個急彎,我因爲缺乏實操經驗一腳將刹車死死踩住。卡車劇烈顫動著向路沿側滑而去,車子在傾覆的那一刹那我口中還連呼“完了、完了”!

汽車四輪朝天倒扣在距路面大約有叁米多的山野中,駕駛室座墊下的千斤頂、撬棍、扳手、鑼絲刀飛散到四處。

我暈暈乎乎老半天才回過神來,當我狼狽不堪地從窗口爬出後居然意外發現——老天爺眷顧,我居然沒有傷到皮毫。

俗話說物以稀爲貴,那個年代正因爲汽車司機稀有,所以汽車司機的社會地位是很高的。說的俗一點,年青人只要你手中握著方向盤那怕很醜,都會有大把的美少女來圍獵你。


那個年代的司機之所以會那麽吃香,與當時的交通不便、物資匮乏不無關系。

人要出個遠門,認識司機便可以在合適的時候搭個順風車;你想買個什麽本地沒有的物品,拜托司機幫忙在跑外地時幫你買回;那時候燒飯煮萊除用煤球外,人們更喜歡燒木柴。如你正好有司機朋友,便可以請他在跑山區時幫你捎回二擔;

類似的各種便利,司機朋友還可以幫上你很多、很多!

另外,那時候只要出車外地便會有每天六毛錢的出車補貼。所以,司機的經濟收入要明顯高于一般工人和普通的幹部。


最記得1979年的時候,我曾有調到公安局當警察的機會。在辦理的差不多時,我將此事告訴了當時還是女朋友的老伴。本以爲可以給她帶來一個大大的驚喜,可誰知老伴一家是跳起腳來反對。最後居然給我攤牌,如果我改行當警察那就一拍兩散!

還真別說直到今天,我的生活比在當司機時已好了不知多少倍。但在我的腦海深處,還是會時不時懷念著那雖然艱苦卻又快樂自在的司機生涯……

Copyright ©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34532231-1号 统计代码 网站地图